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阅途社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专注于孩子的阅读,专注于家庭的旅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旅行 招募

《生活教会我》成为独立个体的权利 @磨铁图书

2018-1-23 08:00| 发布者: 阅途活动| 查看: 11130| 评论: 0

摘要: 07 成为独立个体的权利 我们如今面临一个重大危险—人们正在丧失自己的个性。周围的一切都迫使我们顺从于一种标准化生活,迫使我们的行为举止符合公认的标准,迫使我们在思考时缺乏主见。而最严重的威胁则来自人们的 ...

07  成为独立个体的权利

我们如今面临一个重大危险人们正在丧失自己的个性。周围的一切都迫使我们顺从于一种标准化生活,迫使我们的行为举止符合公认的标准,迫使我们在思考时缺乏主见。而最严重的威胁则来自人们的内心,来自人们的麻木,来自人们在压力面前甘愿投降以求轻松,甘愿交出自我,放弃他的价值以及作为人的意义他的个性。

生活是你自己的——但只有在你使其成为自己的生活时才是如此。你遵从的应当是自己的原则,自己的行为标准,自己对于对错、真假以及重要与否的判断。当你采纳了别人的原则和标准,或是某个团体或利益集团的原则和标准,你就放弃了独立自我。就你放弃的那部分而言,你变成了一个空心人。

过去的这些年,我曾大量思考是否要顺从主流,思考何时应该顺从,何时不该。由于我的一言一行不可避免地暴露于公众视野,我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哪怕是琐碎小事或随口之言,在这种聚光灯下都会产生放大效应。

我曾有过一次很糟糕的经历。那时所有报纸都在报道年轻的林德伯格夫妇的孩子遭绑架的新闻。全国上下都很同情这对夫妇,也对这种绑架无助婴儿并让父母饱受折磨的行为非常痛恨。报纸上总能看到关于此案的传闻和报道。

当时我正从华盛顿前往纽约,当我在纽约走下火车时,几个记者带着关于绑架者已被找到的最新传闻找上我。他们问了我一个经典问题:你觉得这个人该被判处死刑吗?

我没时间考虑公众的想法,也没时间考虑自己的话会被怎样报道或者歪曲,径直谈了自己的看法:我不认为任何人应该因此被剥夺生命,判处死刑没有任何好处。如果这个人未来被证明是无辜的,那就制造了不可挽回的司法冤案。如果他是有罪的,将他处以死刑也无法挽回婴儿的生命,无法消除婴儿的父母业已遭受的创痛,也无法减轻他们未来还要经受的折磨。

在我看来,任何犯下该等罪行的人可能都有精神问题。我当然认为不该再让他有机会伤害别人,但我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反对死刑。一群人有什么权利剥夺另一群人的生命?当然,这个绑架犯应该受到审判,如果证据确凿,对他判处的刑罚应使他不可能再造成这种威胁。但是,我到现在都认为处以死刑是错误的,那天对记者也是这样说的。

这下我可给自己捅了个大马蜂窝。总统夫人竟认为犯下如此罪行的人不该被判死刑!当时的我还不能像现在这样淡然面对负面新闻,我非常担心这番话会对我丈夫造成不利影响。

事实上,这番话并没有造成什么负面影响,这让我再次认识到,想象带来的恐惧远比实际承受的要大。但是,由于身份特殊,我的言论确实可能对丈夫的工作造成影响,这些工作又远比我自己的重要得多,因此,我不得不小心权衡自己言行的后果。如果我说错了什么,至少不是缺乏考虑,鲁莽行事的结果。

顺应主流不是什么新鲜概念。从人类社会创建之初,人们就一直面临顺应主流的压力。一开始可能是服从部落的禁忌, 后来是服从教堂或专制政府。不过,人类有着寻找自我和实现自我的本能,这多少会对这种外在压力造成一定牵制,人们天生希望发展自己的天性,希望充分表现自我,与众不同。

如今,这种外部压力不再像过去那么大前些年,在一些极端情况下,拒绝顺从主流可能带来坐牢、受迫害甚至死亡的后果。但是,这种压力却变得更加隐秘,也更加危险。如今,这种压力是要人们像邻居一样生活、像别人那样思考、按照别人的风格改变自己。屈从于这种压力将瓦解独立自我,丧失个体的完整性;其后果却很有吸引力,你可以借此融入集体,可以有归属感。

有勇气保持独立是勇敢的,也是孤独的。但这总比放弃自我要好得多,放弃自我意味着谁也不是。

顺从主流有两种不同形式,如果没有意识到这种区别,很容易把它们搞混。一种对于在文明社会生活非常重要,即社会性从众。这只是一种礼貌的体现,是表示友好的固定方式。另一种从众则具有危险性,即屈从于别人的标准、想法或价值观,这有可能是因为这么做最简单,因为这可以带来升职或事业发展,因为这可以使自己更受欢迎。

早在童年时期,我们就面临着这个挑战。像大多数事情一样,这一幕也首先发生在家里:几乎所有孩子都希望自己受人欢迎,希望融入小伙伴的圈子,希望与别的孩子做一样的事情。

你的孩子可能会对你说:妈妈,苏西平时也能去电影院看电影。

你只能在周末去。假设你这样坚定地回答。

为什么我平时不能去?

因为这和晚饭时间冲突,因为我希望你好好学习,因为你第二天还要上学,我不希望你睡得太晚。

为什么我要和别人不一样?

这是每个孩子或早或晚都会提出的重要问题,也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第一个重要考验从众还是不从众。

为什么我要和别人不一样?每个父母都应该向孩子解释其原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要去支持和别人一样的这种想法。孩子越早克服这种要和别人一样的想法,越是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否则,这将导致你家和别人家过着同样的生活,而这正是这个国家所面临的真正威胁。

如此多人因为邻居拥有某样东西,自己也要添置一件,这实在让我感到吃惊。得不到这样东西会让他们非常痛苦,而得到这样东西通常要做出某种牺牲。最糟糕也最常见的情况是, 他们并非真心想要邻居家的某件东西,他们与邻居其实是品位和价值观都不相同的两类人。

时不时会有人告诉我,和别人保持一致的压力能带来诸多好处。比如这会给你带来前进的动力,让你怀有抱负。这显然是一个错误的理由,除非你的理想就是当一个和别人一样的人,后者则太荒谬了。

你的理想应该是尽可能深入地去生活,尽可能多地享受、体验、理解生活,从生活中汲取尽可能多的兴趣,而不是仅仅追求所谓的成功

说到成功,某天我收到了一封来信,信中请我重新定义一下何为成功。

这让我回想起自己几年前对成功做出的一个定义,这封信的作者希望我能重提这个定义,并进一步详细解释。在他看来,如今很多人都在探索何为真正的成功。

我倾向于认为,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做真正的自己。

在回信中,我告诉那位年轻人,成功是多种多样的。很多人似乎认为有钱就是成功的全部。说到底,对财富的拥有很大程度上是贪婪的表现,如果取得财富是靠剥削他人,那么这种成功毫无意义。如果一个人靠压榨他人变得富有,靠出卖自己的荣誉变得富有,那么是别人的代价使你获得成功,并不能算是你自己取得的成功。

不过,如果一个人做的事情对他人有益,如果在事业扩展的同时给别人带来机会,那么他就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单是财富的积累并不等于做人的成功。守财奴也能做到这一点,但他在做人上是失败的。成功应该包括两个要素:一是最大程度发挥自己的潜能,二是对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

莫扎特虽被葬在穷人的墓地,却是世上最成功的人之一,他在三十多年的生命里尽情施展自己的音乐才华,给世界留下了宝贵的财富。最终极的成功,就是对全人类做出贡献。

孩子的那种别人有什么我也要什么,别人做什么我也要做什么的想法,一旦出现应该尽快纠正。这是儿童教育中非常重要,且影响深远的一部分。这能避免孩子日后因承受压力而放弃自我,避免因懒惰而没能鼓起勇气充实地生活,避免沦为平庸的人。

我对很多母亲强调过这点。但是,她们会反驳说:这很难做到。你没法说服孩子这样做对他们更好。

这当然很难做到,除非你自己先做出榜样。如果孩子生长在一个说一不二,标准统一的家庭,做到这点对孩子来说一点不难。他们会接受父母的价值观,并以父母为榜样。但是,如果父母说一套做一套,孩子们就会抗拒管教,并对父母的要求毫不在乎。

比如,你告诉孩子不能因为别人有自行车就给他也买一辆, 但同时自己却想要一台和邻居家一样的洗衣机,孩子的爸爸也因为没有别人的职位高而整天闷闷不乐。这样你就使得自己的教育毫无说服力。

如果你能遵守自己的原则,孩子们也会接受你的理念。我认识一对年轻父母,在他们家里,购置新的唱片或书是件让全家上下都很兴奋的事情。父母的态度让孩子也学会了珍惜书籍,也以同样的期待聆听唱片(即使并非摇滚乐)。有一次, 一个孩子听出了一首贝多芬的奏鸣曲,让旁人大为惊讶。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孩子说。一买回新的唱片,我们全家就聚在一起听。我一直听的都是这些音乐。

这些人并不追赶潮流,他们只跟随自己的理念。他们可能拥有整个街区最小最破烂的车,但他们对此并不在意。他们满足于自己拥有的另一些东西,这些东西给他们带来了真正的乐趣。

只有口头教育是不够的,孩子们必须看到你身体力行,才会真心接受你的教导。

我希望有更多人能认同这点。几乎每天都能看到父母对孩子提出自己做不到的要求。如果孩子发现父母没有对自己说实话,他会认为说谎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孩子看到父母一心追求物质财富,他不会认为精神价值有多么重要。如果父母口口声声支持民主,自己却纵容不公和歧视,会让孩子认为他们的说教空洞而虚伪。如果你希望孩子成为一个正直的人,你自己必须首先说到做到。

帮助孩子战胜从众心理的一个有效办法,就是教会他们从自身出发考虑问题。孩子们应当参与家庭讨论,应当形成自己的观点,大人则要鼓励他们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由于缺乏经验,孩子的大部分立论并不充分,即使如此,父母也不该以长大了你就明白了或者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作为回应。

我们家的政治观点非常分化。儿子们很喜欢聚在一起讨论和研究问题。我一直认为这种讨论非常有益,除非它变得过于白热化。遇上这种时候,最好活跃一下气氛,或者干脆换个话题。

当然,鼓励孩子在家畅所欲言也会带来一个问题:当他们与外人交谈时,他们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别人也能像父母那样倾听自己的意见,而这可能带来问题。孩子们必须学会考虑别人的感受,这就是我所说的社会性从众。这并非是指放弃自己的理念,而是区分何时可以向别人提出要求,何时这是无礼的 做法。

每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都应学会为他人着想,学会理解他人,尽可能不与他人对立。如果你在一个宽容的家庭环境中成长,你可以在自己家里辩论得面红耳赤;但在别人家或在别的长辈面前,如果他们不希望孩子表达自己的意见,你也要学会体谅他人。对于进入社会,与他人相处来说,体察他人的要求和感受是一个重要能力。

我认识的许多上了年纪的人,并不喜欢看到孩子表达自己的看法。如果孩子们想在他们那里受欢迎,就要学会适时沉默。当然,这并非指用谎言回答问题,而是当自己的观点可能惹恼别人时,没必要非把它们说出来。

但是,父母必须对孩子讲清楚,环境不允许他表达自己的观点,不代表他可以对此没有看法。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应当对基本人生问题有自己的看法。一个人必须确定自己的立场。在与朋友讨论时,你必须有能力表达和论证自己的观点。单纯表示反对是不够的,还得能说出反对的理由。

父母应当教导孩子独立思考,不要在欠考虑的情况下贸然接受别人的观点。这是一个人在智识和精神上对自己的义务。

孩子看上去不太合群,有时这会令父母感到担忧。一般来说,从众会让一个人活得更加轻松。作为美国人,我们不应当有这种倾向。很多人都试图将别人改造成同一个样子,他们以同一种方式思考,做同样的事情。而如果你去观察自己的孩子,你会发现不适合自己的东西可能恰恰符合他的喜好。

我经常会听到自己的孙辈抱怨某个小伙伴不愿意和大家做一样的事情。有意思的是,这通常是因为其中的某个孩子更爱读书而非看电视,更爱捣鼓自己的爱好而非去游泳。我有个侄孙,只要给他几个线轴、几卷电线、一些杂物和几个钉子,他就会心满意足。他能一个人建起一套与隔壁房子通话的通信系统。我不清楚他在忙些什么,也不了解他忙这些意义何在,但我知道应该尊重他的个性,让他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我并非鼓励人们只按自己的想法自私地生活。事实上,就像我厌恶和反对非理性地屈从于任何压力一样,我非常认同社会性从众的重要性。我之前说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个人修养的问题。现如今,很多人已经忘记礼貌有多么重要,忘记礼貌可以担当人际交往的润滑剂,让别人感到亲切和愉快。我这里指的并非是那些死板的社交礼仪,而是指那些小小的善意之举,这也正是所有正式礼仪的基础。为女士拉开座椅,礼让女士先行,为老人让座,这些简单的、发自内心的善举可以避免伤害别人或使别人不安。

尽管这是人际交往的基础,但并不代表你要为了迎合别人改变自己的观点。尤其当你发现自己的想法与邻居或同事们相距甚远时,更不必刻意去迎合他们,这样做也没有任何好处。如果你能坚守自己的观点,最终会赢得别人的尊重。

生活是你自己的,不是任何其他人的。你自己决定何事重要,不用听从别人。你迟早会发现自己没法一直取悦所有人, 总有人给你的行为安上完全不着边际的动机,总有人会误解你的话语或行为。一个人得尽早学会不再期待所有人都理解自己。

确保你所爱的人(无论家人还是朋友)尽可能地理解你的意思,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他们信任你,他们也会相信你的动机。不过不用强求,也不必期待有人能在每件事上都赞成你, 想都不用想。若想取得这样的统一阵营,你可能需要牺牲自己的独立性。

为什么这么多人害怕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我始终不能理解这点。一个人能摆脱自己的邻居,但他没法摆脱自己,他必须满足自己的要求。

 

我很喜欢看到人们恰当地表达自己的个性,穿衣打扮便是一例。大部分人都急着追赶潮流,并不关心衣服是否适合自己,是否符合自己的需要。我自己喜欢穿简单舒适的衣服,是否时尚并不重要。我会选择那些最舒服、最合我意的衣服。

我常常忆起我外祖母的一位朋友,也是我的忘年交。孩子还小时,我经常带他们去她那里坐坐。在这个一切都已标准化的世界里,她依然保持着自己的个性和气场,尽管周围环境日益嘈杂,她却宛如一片平和安静的绿洲。我到现在还能想起她端庄地端着银质茶碟的样子,那是一套精致的德累斯顿瓷器。她的白发高高堆起,总是穿着白色或淡紫色的拖地长袍。她从不为了赶时髦而改变自己的衣着风格,她的衣服与她的气质非常契合。

刚以八十岁高龄去世的著名键琴家旺达·兰多芙斯卡女士, 一生坚守着自己的个性和音乐风格。她也有着一套自己的穿衣风格:飘逸长裙配上天鹅绒芭蕾舞鞋。无论上台演出还是休息在家,她的衣服都是如此。她看上去并不奇怪,看上去就是兰多芙斯卡。我们当中,又有多少人敢于表现得像我们自己?

同样的从众心态越来越体现在一个本该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家里。家本该是体现个性的地方。家具应该符合你的生活方式,装饰画应该是你喜爱的,颜色搭配应该是你中意的。如果你请设计师设计房间,却不告诉他你的偏好,你就放弃了表现个性的机会。

当然,如果你很想模仿某样东西,比如某个钟爱有加、很有共鸣的房间风格或家具,这仍是在表现自己的爱好、品位和个性。但当你放弃自己的审美,把房间弄得毫无个性时,你就脱离了这个环境,它对你来说毫无意义。

蜜月旅行时,我和我丈夫曾在一座法国城堡中见到一些雕有花纹的棕色藤编家具,几把硬椅和一个沙发。回家之后,我们定制了一些类似的家具摆在画室里。若不是被这种家具风格深深吸引,并且希望以此来怀念我们的蜜月之旅,我们不会下这个订单要求制作一套法式家具的。

坚守自己意味着对自己的品位有一定自信。这恰恰是许多人之所以从众的原因缺乏自信让他们害怕按照自己的风格行事。就这点来说,父母可以用各种方法教育孩子,让他们对自己的审美充满自信。如果没有亲眼见过美的事物,如果不懂怎样运用颜色布置房间,一个人确实会对自己选择的家居用品缺乏信心。

我的秘书汤普森小姐和我共事了三十余年。有一段时间, 她的住所由我提供。她迟迟定不下自己房间窗帘和地毯的样式。最后,我不得不陪她去选购。

我挑了一个月。汤米说,你一下子就搞定了!

你之所以始终不敢决定,部分原因在于你不敢花我的钱。我对她说,还有部分原因在于你不确信自己会喜欢自己的选择。而我则愿意一试。

渐渐地,随着和我一同在欧洲出差以及在家中的耳濡目染, 她见到了更多美的事物,逐渐有了自己的鉴赏力,知道了自己的喜好。后来,她对自己的品位充满信心,也有勇气展现自己。

记住,你不仅有权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也有义务这样去做。除非首先取得独立,否则很难做出真正的贡献。

大型机构越来越强调员工的服从性,除了要求统一的行为甚至着装以外,尤其要求思想一致。人们有时把这称为动态统一,这个有趣又矛盾的词似乎是为了给炮弹裹上糖衣。让我感到好奇的是,这些在其他方面都很保守的大型组织,似乎比任何其他团体都更倾向于培养苏联巴普洛夫式的个人。

这是一种非常短视的做法。当一个人失去或是主动放弃自己的个性,他能做出的贡献在很大程度上也受到削减。这会导致工作创新性的减少以及各方面价值的降低。一个人除非能保持自己的独特风格,坚守自己鲜明的个人观点,否则,他所做的无非是重复别人的观点,几乎没有价值。

正是灵活、独立的思想与创新精神——当然,外加我们的各种资源——使得美国经济发展如此迅速。如果这些增长之种不再结果,如果我们不再培养公民的领袖气质和勇气,而是甘当被动的追随者,总有一天我们会发现自己已被他人取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北京阅途网站 ( 京ICP备15024768号  

GMT+8, 2019-10-24 03:16 , Processed in 0.14034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