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阅途社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专注于孩子的阅读,专注于家庭的旅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旅行 招募

【微信试读招募】《梅花钉》微信试读

2019-7-13 11:07| 发布者: 阅途活动| 查看: 9921| 评论: 0

摘要: 一部充满黑暗嗜血元素却忍不住想看的小说 尘封三十年的命案,再次泛起嗜血的欲望, 吞噬了人心残存的信念,演绎出致命的结局。 一瞬的邪念,需要一生来偿还 书名:《梅花钉》 作者:阿虎 华文天下出品 出版社 ...

一部充满黑暗嗜血元素却忍不住想看的小说


        尘封三十年的命案,再次泛起嗜血的欲望,

        吞噬了人心残存的信念,演绎出致命的结局。

        一瞬的邪念,需要一生来偿还

        书名:《梅花钉》

        作者:阿虎 华文天下出品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ISBN:978-7-5594-2805-9

      

      《梅花钉》是一部非常具有悬疑色彩的小说,一具焦尸,被抛至荒凉沼泽,额头处竟嵌一枚钉子,钉头状似梅花。邪恶的灵魂为掩盖真相,沾满鲜血的手伸向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生命。


      这部小说最大的特色就是一老一少刑警组合CP,一个替罪,一个救赎,有《心理罪》的CP感。

       从警七年的芮智,思维缜密,办案“冷酷”, 而从警二十余年的肖荃,在严格的体制下勤恳工作,平凡且世俗。他们对社会的理解和办事风格的不同,使得在处理案件的时候有着不同的思考方式。

       第二大特色就是,故事采用双线叙事结构,从因到果一步步形成推理链

        故事线索如同主调和副调,互为应和。每一条线索上都布满节点,相互碰撞,环环相扣,最终指向惊人复杂的真相。每一个细小的线索都如冰山一角,深入以下,无不关乎人性的多面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桩罪恶勾连到数个人生悲剧,并不因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第三大特色就是血腥真实的案发现场,复杂缭乱的人物关系,案件的源点是多年前后的人物命运转换。

        沼泽焦尸案、占里溺亡案、郭公镇案……一件件的案件直指凶手。

        理不清的作案动机和手法,悬念重重,盘根错节的网上,寄居着条条挣扎的灵魂。故事跨度三十年,折射出复杂人性的同时,也折射出社会的遽然变化。融合悬疑推理元素、取材真实原型案例,包罗社会热门议题,以写实的笔法深度挖掘现实,直指欲望社会的沉疴痼疾。


创作谈:在人性迷宫里自由穿梭和凝望

      


        作者:阿虎

 

        山西人,小说作者,影视编剧。品性温和,坐姿正确的码字青年。

        步履虽不停,但阅历实有限,遂以虚构拓展人生版图,乐此不疲。

        主写悬疑推理故事,在人性迷宫里探索至今。


       严格来说,这是自写小说以来的第一部长篇作品,也是首次尝试架构复杂的悬疑探案故事。 写作的初始,并不太关注类型文学。深受大众偏见的影响,总会把“类型”看成是“俗”。有意识接触了大量类型作品之后,才恍然如梦般地看到,其实事实不是想象得那样。例如,乔治•西姆农的探案系列作品里并不缺乏文学性的趣味;劳伦斯•布洛克的琐碎叙事里往往渗透着暗灯夜下的诗意和人性的特殊发现;松本清张的社会派作品也总是能以其深沉和广博之态映射社会现实、历史痼疾等等。类型作品包罗万象,又因其结构上探索,形成一种特别的叙事节奏,亦有阅读上的美感体验。

        反躬自省,有一种逆转在心中发生。“灵感”是天才式的“喷涌”,我大约不属于此类作者。“类型”则属于方法,属于“扎马稳打”式的精进。此后,我开始了类型故事的尝试。由于对社会性事件的关注由来已久,起始便选择了最感兴趣的“悬疑推理”。在“本格派”和“社会派”的选择上,又更倾向于“社会派”。在这个类型框架里,我找到了叙事动力和创作欲望。

        “杀气腾腾”决定要写下这篇的时候,先是有一年的中短篇练习。练习的过程当中,自然有很多问题不间断暴露,情绪化的叙事方式,糟糕的情节逻辑,主题与呈现之间的轨道偏离,反复进行对抗。之后,才有勇气进行长篇的尝试。

        写下“梅花钉”三个字的时候,并不确定要讲怎样一个故事,只是脑中浮现出一个诡异的情景:年轻的姑娘被射杀,脑门处钉进了一颗钉。我想,故事便以这则残忍的命案展开。既然是探案,自然需要找到“探案者”的角色,最“方便”的角色自然就是警察。另外,身体里涌动着一种强烈的倾吐欲,是关于婚姻的。于我个人的“未婚经历”而言,我的困惑与恐惧大概也是很多未婚者的困惑和恐惧。我决定将这种切肤的感受灌注故事当中。

        故事展开的时候,所有的阅读经验、人生体验、人物形象开始一点点聚拢成形。一桩诡异命案发生,凶器是一颗特殊的梅花钉。随后,多个嫌疑身影出现。凶手的欲盖弥彰导致连环命案。警方跋涉千里追凶,最终拨云见日,揭开杀人真相。连点成线,这便是整个故事的主体线索。到此,我的表达已初露头角,切中了由来已久对“恶”的一种理解:恶如同癌变,一旦发生,历经扩散和酝酿,终会结出腐臭的恶果。

        构思这篇故事的时候,其实并不满足于探案,而是尝试让主角“浸入”案中,让他不仅仅是故事里的“探案者”,而且是影响案件走向的“参与者”。他会因个人失误错过揭示真相的最佳时机,从而踏上千里追凶之路,并因此失去所爱,抱憾终生。

        双线并行和交织,形成一种意义上的“互文”。这一结构在开始就已确定。当然,这样的内容体裁和结构尝试,在类型创作中并不新鲜。另有一层期望,便是能在类型探索中完成“落地”,写出一点点中国或者地方“味道”。作为初出茅庐的小作者,试图也想做些类型本土化的努力。

        写作的过程经历了身心上的考验。期间,总有两个题外问题在萦绕,就是创作和身体、创作和时空的关系。一种微妙的互动在作品里体现。那一阵,身体状况差,情绪起起伏伏,病痛的缠绕或多或少会影响到叙事节奏,天气状况的变化也会改造故事氛围,遭遇的人事变动更会直接改变对人物角色的理解。创作过程跨越了三个季节,身体激素、心理情绪的变化如同墨水一样浸染着故事里的人和事。这个过程其实并不享受,完稿之后,是从未有过的疲惫。没有经历过跌宕的人生,以我之阅历,去罗织复杂的人性故事,着实一下像被掏空。

        关于人生,关于人性,我只有碎片的认知,不成体系。完成一个作品,只有将自己打碎,一边藏拙,一边模拟,等到完成的时候,才清晰地发现,“人”永远是一部大书,非是在一个故事里就可以穷尽去探讨。虚构故事似乎只是一个游戏,封闭了时间和空间,完成的也只是可供审美的可爱比喻。“我”,故事,读者,在这一比喻的场景里,肯定有太多东西可以去分享、重构和完善。无论如何,特别的生存体验在文本里留存,如同不期而遇的馈赠。我想,在之后仍会以特别的方式建立自己的虚构世界,在类型写作里努力探索和开掘,在人性迷宫里自由穿梭和凝望。如是,才可以“写作者”之名真正而立。

   活动时间

2019年5月14日-2019年5月21日20点

活动问题

请您用不少于100字分享下你读过印象最深的悬疑小说?

活动微信

       喆妈公益阅读

华文天下微信公众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北京阅途网站 ( 京ICP备15024768号  

GMT+8, 2019-8-18 05:12 , Processed in 0.12864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