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阅途社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专注于孩子的阅读,专注于家庭的旅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旅行 招募

《司令还乡》:短篇小说集

2019-7-30 07:03| 发布者: 阅途活动| 查看: 9989| 评论: 0|原作者: 北京长江新世纪

摘要: 徐贵祥在《三尺布》《识字班》《鲜花岭上鲜花开》和《司令还乡》这四部小说中,既有以“正面强攻”的姿态书写战争的残酷与创痛,讴歌充满血性与阳刚之气的英雄,大有海明威《太阳照常升起》之感;又首次以“迂回包抄 ...

图书简介

书名:《司令还乡》

作者:徐贵祥

定价:42.00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历史的天空》之后,徐贵祥书写“现实的大地”。

 

中国版海明威的硬汉力作。

 


内容简介

《司令还乡》是著名军旅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徐贵祥的短篇小说集,收录了他近年创作的四部短篇新作。

 

徐贵祥在《三尺布》《识字班》《鲜花岭上鲜花开》和《司令还乡》这四部小说中,既有以“正面强攻”的姿态书写战争的残酷与创痛,讴歌充满血性与阳刚之气的英雄,大有海明威《太阳照常升起》之感;又首次以“迂回包抄”的手法写英雄的卑微和逃兵的耻辱。这在中国军旅文学作品中很难见到。

 

作者介绍

徐贵祥,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军事文学委员会主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文艺创演系主任。曾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

著有长篇小说《仰角》《历史的天空》《高地》《八月桂花遍地开》《明天战争》《特务连》《马上天下》《四面八方》等。

曾获第七届、第九届、第十一届全军文艺奖,第四届、第九届、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第六届茅盾文学奖。

徐贵祥是个真正从兵堆里滚出来的军人,两次进入南疆战场,经历了战火的淬炼。他对军事的热爱,对战略战术战法的钻研,对单兵动作和班、排、连战术的谙熟,以及刻骨铭心的兵的生活经验和生命体验等等,都在小说中一览无遗。

——著名评论家、解放军艺术学院原副院长 朱向前

 

试读

司令还乡

 

韦子玉这次回干街,是陪乔司令一起回的。

 

乔司令算不算干街人,不太好说。乔司令出生在县城,但他祖辈都在干街。

乔司令说:“我十六岁以前的暑假都是在干街过的,十二岁那年就当司令了,带领干街北头小孩攻打南头小孩,抢小人书。”

乔司令问韦子玉:“这件事你还记得不?”韦子玉说:“记不得了。”

乔司令十二岁的时候,他两岁。

 

乔司令说:“十八岁那年,我参军了,到干街跟爷爷辞行,当晚干街红卫剧团演《红灯记》,查林改的剧本,主要是把剧本里的地名改成干街。扮演鸠山的许杰把台词忘了,急中生智,掐住‘李玉和’的脖颈嚷嚷,‘李玉和,你今晚要是不把密电码交出来,老子就跟你拼了。’”

乔司令问韦子玉:“这事你还记得不?”

韦子玉说:“这事我记得。”乔司令十八岁的时候,他八岁。

那是干街最后一次演样板戏。

乔司令说:“那个演李玉和的朱江,是我过去在干街的主要玩伴,乒乓球对手,我回来了,他也不来见见我?”

韦子玉说:“老朱在流波,小儿子考大学两年没考上,陪读呢。不过已经通知他了,晚上回来陪司令吃饭。”

乔司令说:“陪读是什么意思?”

韦子玉暗想,看来乔司令真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了,连陪读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韦子玉说:“陪读就是陪孩子读书,既当课外监督,又管烧火做饭。”

乔司令更奇怪了,说:“老朱不是副镇长吗,怎么去给孩子烧火做饭了,这不是不务正业吗?”

韦子玉说:“老朱前两年就到二线了,刚刚宣布退休。”

乔司令哦了一声,点点头说:“是了,我们这一茬人,都到退休年龄了,都将要退出历史舞台。”

乔司令当兵在云南,离边境线很近,因为乔司令从小就喜欢打仗,当兵当得扎实,很快就当了班长,然后是排长,第五年刚刚当上连长,边境就打仗了。乔司令这次真的带领一个连从北头打到南头,给连队打出了一个一等功,给他自己打出了一个二等功,过了几年就当了营长。当营长的时候又打仗了,乔司令又带着一个营从南头打到北头,这次全营立了个三等功,他自己又立了个二等功,然后没有仗打了,乔司令就不再立功了,吃着老本从团长当到师长。

乔司令当了六年团长七年师长,就在即将过线那年,有个机会提副军长,可是被他自己搞砸了。那次他从师部到昆明开会,回来的路上遇到一辆奔驰轿车超他的车,超车还不说,还在他前面画“S”,差点把他的车别到沟里了,乔司令火了,掏出手枪,叭叭两声,只见奔驰的“屁股”往下一沉,“惨叫两声”,“拖着伤腿”逃到另一条路上去了。

乔司令的枪法好,据说他在当团长的时候,每个星期都要到山里练枪,打树叶子,每次一打就是半挎包子弹。当师长的时候,不打仗了,上面规定手枪统一交给军械部门保管,可是乔司令偏偏不交,于是就出事了。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奔驰车的主人是副省长的儿子,尽管那个副省长后来因为行贿受贿罪被执行死刑,可是乔司令还是受到处分。因为私自携带枪支,擅自开枪,是违反军纪的。副军长是当不成了,师长也当不成了,当军分区司令,算是平级。乔司令觉得还是降了,因为他当野战军的师长,手下有万把条枪,当了军分区司令,兵马少了大半。好在他那个军分区在边境,有一个边防团,乔司令多半时间住在团里,经常给干部讲,他当年从这里打到那里,从那里打到这里。带干部巡查边境的时候,他还经常背着一支冲锋枪,老想朝哪里打一梭子。他的政委管不住他,提心吊胆地陪着他度过了任期,好,年龄到线了,一纸命令下来,退休。

乔司令退休正好在冬天,第一件事就是回老家陪老娘过年。在省城过完年,正月十几莅临皋唐县,要到干街看看。乔司令虽然官不大,但是脾气大,而且他还立过战功,怎么说也是新一代的“老革命”,所以县里高度重视,县委书记弓珲亲自陪同,还让副县长韦子玉打前站,把相关工作做到位。可是偏偏做不到位。

弓书记一行人陪着乔司令到了干街,先在镇政府坐了一会儿,镇长郑弋阳很正式地向首长汇报:“干街已经不是过去的干街,这些年日新月异,招商引资成绩突出,城市化建设效果明显⋯⋯”郑弋阳一边汇报一边观察乔司令的表情。然而,乔司令没有表情。

然后就去参观几个龙头产业,如轧钢厂、轧花厂、纸板厂、电子厂⋯⋯乔司令这回有表情了,很高兴的样子,对弓书记和韦子玉说:“我小时候有个梦想,想当干街的公社书记,把土岗子都推平,搞集体农庄,办养鸡场、榨油厂、食品加工厂,那还是农民意识。你们比我先进,工业化了,好,好,时代在进步⋯⋯”

大家听乔司令这么一说,表情就放松了许多,不料乔司令腮帮子一鼓,又提了一个问题:“不过,你们工业化了,把工人的饭碗抢了,那工人怎么办?”

这个问题没有人想过,弓书记没有回答,韦子玉也有点蒙,觉得乔司令行伍出身,不太了解改革开放的形势,不太了解地方的情况,跟他说不清楚。韦子玉说:“我们这些都是乡镇企业,小打小闹,大工厂的饭碗我们是抢不来的。”

乔司令哦了一声,不再问了,气氛就有些别扭。

参观完龙头企业,就去看干街的街容街貌。

新街建在卧龙岗上,国道穿街而过,五花八门的汽车“吞云吐雾”。这一天正好又是元宵庙会,街面上开水锅一般。走了一段,恰好有个宾馆开业,门口花篮摆了一溜,都快挤到公路中间了,乔司令路过的时候,还用脚踢了踢花篮,说:“这东西怎么能这么摆?”

再往前走,又遇到一家超市开业,有人放鞭炮,鞭炮崩到乔司令的皮帽子上,把韦子玉吓得不轻,赶紧问乔司令帽子烧着了没有。

乔司令反手摘下帽子,看了看,没有损坏,又扣在头上,问韦子玉:“是谁把新街建在公路两边的?”

韦子玉说:“老百姓自发的,改革开放之后,因为卧龙岗交通方便,物资流通快,商机多,所以老百姓都在公路两边盖房子,渐渐地就形成一条街了。”

乔司令说:“政府没有好好规划一下?”

韦子玉看看弓书记,弓书记看看郑弋阳,都不好回答,因为干街的形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们并不了解情况,这个问题还是由韦子玉回答。韦子玉说:“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在公路两边形成街道,等意识到已经晚了,只好顺其自然了。”

乔司令不走了,站在街中央,环顾说:“被群众牵着鼻子走,那怎么行?我这次回来,一路上看到几个集镇,都是把街道建在公路两边,讨厌得很。这些破房子,长得一个球样,不土不洋,难看得很。”

韦子玉说:“是很讨厌,是很难看,不过,比起过去的土房子,还是进步多了。”

乔司令说:“我看不一定,电灯电话,楼上楼下了,可是不等于就是城里人了。”

韦子玉说:“首长说得对,物质文明上去了,精神文明没有上去。”

乔司令说:“你这话还是不对,我看物质文明也没有上去。这么多人都挤在公路两边卖东西,谁去劳动呢?再说,大家都做生意,赚谁的钱呢?”

乔司令提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过去谁也没有去想。韦子玉挠挠头皮说:“这个问题,很复杂,它涉及政治经济学,涉及资本再生学⋯⋯”

乔司令大手一挥说:“这个我不懂,我就觉得街道不能建在公路两边,不仅不好看,老人小孩过马路怎么办?应该建在远离公路的地方,山清水秀的地方,鸟语花香的地方。街道建在公路两边,是近几年出现的,你说是不是?”

韦子玉说:“是是是,街道应该建在远离公路的地方。小集镇不比大城市,确实乱糟糟的。首长要是不喜欢,咱们就别看了,确实一个球样,没啥看头。”

乔司令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反手摘下皮帽,仰起脑袋,对天打了几个喷嚏,揉揉鼻子说:“我回来要看干街,你们就给我看这个破玩意?算了,不看了。”

韦子玉试探着问:“首长,要不咱们就回县城?”乔司令说:“回县城?我还没看干街呢,我要看的干街,是老街,那是我的干街,也是你的干街,你说是不是?”

韦子玉有些为难,看看弓书记,弓书记点点头说:“首长思乡心切,怀念故旧,那我们就陪首长看老街。”

这才调整思路,收拢人员,上车到老街。

路上,乔司令跟弓书记和韦子玉讲他小时候在干街的故事,他的父母都是干街人,每年暑假,就把他放到干街爷爷奶奶家里,他在干街有很多朋友,像查林、朱江和许杰,他十岁以前暑假到干街,都会带来一堆连环画,跟他们换着看。

乔司令有点动情地说:“那时候的干街啊,既是我的游乐园,又是我的少年军校。每到月亮升起,我们就玩战争游戏。玩得最多的是杨子荣智斗坐山雕和阿庆嫂智斗刁德一。”

韦子玉说:“后来干街成立红卫剧社,这几个人都是骨干,以后都考上县里的师范,先后从政了。只有当年卤鹅饭店的许杰,接他爹的班,还在开饭店。”

乔司令说:“那个许杰,记性特别差,演戏还最积极。有一次,我记不得是哪年了,红卫剧社演《沙家浜》,许杰演胡传魁,就把台词忘了,前面说了一句‘阿庆呢’,阿庆嫂回答‘到常熟去了’,下面的词许杰忘了,只见他眼珠子一转,说了一句,‘既然阿庆不在家,今晚你就跟我玩吧’,扮演阿庆嫂的吴兰,当时举起茶壶就砸向许杰的脑袋,幸亏许杰躲得快。哈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北京阅途网站 ( 京ICP备15024768号  

GMT+8, 2019-8-17 23:39 , Processed in 0.1419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