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阅途社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专注于孩子的阅读,专注于家庭的旅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旅行 招募

《康斯太勃尔的天空:约翰·康斯太勃尔的绘画和素描》

2019-8-12 07:48| 发布者: 阅途活动| 查看: 38| 评论: 0

摘要: 在本书中,研究约翰·康斯太勃尔作品的专家马克·埃文斯,精选了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以及其他私人收藏的作品,向读者细致介绍了这位伟大画家以及这些著名画作背后的故事。 ...

天空的吟唱者、大自然的忠实记录者

十九世纪英国最伟大的风景画家

约翰·康斯太勃尔

风景画作品集 国内首度引进

 

一册在手,拥有你私人专属的英伦天空

《康斯太勃尔的天空:约翰·康斯太勃尔的绘画和素描》

 

全彩印刷,采用原版装帧与纸张,最大还原作品

 

图书简介

书名:《康斯太勃尔的天空:约翰·康斯太勃尔的绘画和素描》

作者:[英] 马克·埃文斯

译者:卢世颖

定价:99.00元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耕雲

出版时间:2019.07

ISBN:978-7-5596-3196-1

页数:144

装帧:精装

关键词:艺术、绘画、英国风景画、康斯太勃尔

 

内容简介  

约翰·康斯太勃尔是英国著名的风景画大师之一,他所画的天空极为精确,甚至可以由现代的气象记录佐证,其名作《干草车》《从草甸望向索尔兹伯里大教堂》等,也早已经成为绘画史上的不朽作品。

在本书中,研究约翰·康斯太勃尔作品的专家马克·埃文斯,精选了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以及其他私人收藏的作品,向读者细致介绍了这位伟大画家以及这些著名画作背后的故事。

对于所有热爱自然、热爱绘画的读者而言,本书既是一本教科书式的技法示范,也是一本极为精美的风景图集。即便是门外汉,也能从中获得美的享受,陶冶美的情操。

 

画家简介

约翰·康斯太勃尔,英国皇家美术学院院士,19世纪英国最伟大的风景画家。1776年6月11日出生在英国萨福克郡,曾于皇家美术学院学画。康斯太勃尔主张到自然中去寻求美,作品真实生动地表现瞬息万变的大自然景色,格调清新活泼,感情真挚,色调明快,充满自然生气和乡土气息,其画风对后来法国风景画的革新和浪漫主义的绘画有着很大的启发作用。

 

作者简介

马克·埃文斯(Mark Evans)是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绘画部主管。他的著作方向主要是从文艺复兴到20世纪的绘画史。在康斯太勃尔的作品方面,他的研究主要包括刊发在《伯林顿杂志》(The Burlington Magazine)、《京都艺术史研究》(Kyoto Studies in Art History)上和收录在《康斯太勃尔:土地、大海和天空的印象》(Constable: Impressions of Land, Sea and Sky,2006)中的文章,以及两本有关康斯太勃尔的专著:《约翰·康斯太勃尔: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油画速写》(John Constable: Oil Sketches from 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2011)和《约翰·康斯太勃尔:大师的养成》(John Constable: The Making of a Master,2014)。

 

编辑推荐

英国风景画大师作品首度引进 本书是国内第一本康斯太勃尔作品集,精选了馆藏与私人收藏的作品。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康斯太勃尔研究专家马克·埃文斯亲自撰写图版介绍 康斯太勃尔的每幅作品背后都有故事,通过本书作者的解释,读者能更好地领会这位绘画大师的伟大之处。

全彩印刷,采用原版装帧与纸张,最大还原作品 为了更好地体现绘画细节,本书完全按照原版规格制作,无论是装帧还是纸张。

著名艺术策展人卢世颖倾情献译 作为一位经验丰富、资历深厚的艺术从业者,卢世颖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保证了本书的权威性,用优美、简洁的文字为本书增添了可读性,为读者带来了一本深入浅出的艺术普及读物。

 

内页展示

 

目录信息

6 前言

8 导言:天空的自然历史

28 图版

138 注释

140 图片归属说明 & 提及所选插图的文献

142 部分参考文献

143 致谢 & 作者介绍

144 名词对照表

 

内文试读:《导言 天空的自然历史》摘选

作为一位油画家,约翰·康斯太勃尔(1776—1837)最广为人知的成就,是通过将古典大师的经验同自己对自然现象的深入观察结合起来,改变了传统意义上的风景画。这让他创作出了许多为人熟知也最受人喜爱的英国乡村风景画作品。

而且,他还是一位无与伦比的气象画画家,所描绘的天空让他的杰作表现出强烈的情绪,比如《干草车》(1821)和《从草甸望向索尔兹伯里大教堂》(1831)。这些作品的基础,均来自他在户外创作的许多直接取材于大自然、个性鲜明、发自肺腑的油画速写。其中最为恢宏的作品,是18211822年间在汉普斯特德荒野,以及1824年在布莱顿创作的那些。其中一些最激进的创作,描绘的甚至只是纯粹的天景,画中除了云彩,空无一物。

康斯太勃尔对精准地表达天空产生兴趣之时,恰逢大众对科学和刚刚诞生的现代气象学产生兴趣的时代,所以他对这门学问十分关注。

康斯太勃尔和气象科学

18231015日星期三,康斯太勃尔正在忙着完成一幅较小幅的油画《从主教的庭院望向索尔兹伯里大教堂》,作为给他的赞助人索尔兹伯里主教刚刚抵达伦敦的新婚女儿的见面礼因此,就算他提前得到消息,当时的他也会忙得没法抽身参加当晚在伦敦的卢德门山咖啡厅举办的伦敦气象学会第一届大会。182341日,詹姆斯·泰特姆致函《月刊》,提出组建这一学会的需求。同年9月,学会成立,会员资格向所有渴望宣传气象科学的人开放,只需预缴2基尼的年会费即可入会。创始人包括化学家卢克·霍华德和天文学家、博物学家托马斯·福斯特(1789—1860)。霍华德被尊称为气象学之父,因为他曾对天气进行系统性的记录,并在1818年出版《伦敦的气候》,而且他对云进行的重要归类至今仍是云彩类别划分的基础。学会的另一位创始人泰特姆受他的气象记录启发,以相似的方法收集了高威科姆地区的数据,并在1825年发表了相关内容。埃德蒙顿的赖默中学校长查尔斯·亨利·亚当斯也对当地的气象做了记录,并在19世纪30年代陆续发表。福斯特的《大气现象研究》(1813)是这一学科最重要的早期著作,直到霍华德在1837年出版了《关于气象学的七次讲座》后才被取代。

到这会儿,康斯太勃尔关于气象学的知识已经相当超前。作为一个磨坊主的儿子,他从小在乡村长大,对天空和气象有着丰富而切身的认识和理解。这一点在他深入分析荷兰艺术大师雅各布··雷斯达尔(16281629—1682)的风景画时特别明显。183669日,他在一场讲座上说 :

这幅画描绘了即将到达的冰融期,有两座风车,一座的帆布已被卷了起来,转到了之前停止运转时风吹来的方向;另一座的帆布打开着,朝向另一个方向,意味着风向发生了变化。云层......在南边......散开,这个变化意味着冰会在黎明前开 始融化。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表明雷斯达尔很清楚自己在画什么。 

不过,康斯太勃尔也通过大规模的阅读和研习来作为观察和经验的补充。他有一本托马斯·福斯特的著作(1815)的第二版,并在书中做了大量的注释。他的笔记展现出他对霍华德的分类特别感兴趣,比如云彩的形状和它们如何影响风景中的光线,并且他有足够多的气象学知识来分辨霍华德的系统中有歧义的词句,以及对福斯特的书里写的一些段落进行反驳。在一封183612月写给朋友的信里,他提到,如果你想知道大气层的更多知识,他愿意提供帮助,并提醒说福斯特不全对。与此同时,他也承认,福斯特的研究成果依旧是最好的书,因为它是开天辟地之作。康斯太勃尔还说,他打算把自己对云彩和天空的观测集中起来,落实在笔头上......组织成一个讲座,我应该会在明年暑假去汉普斯特德演讲”——但这个意愿,最后因为他在1837331日突然逝世而落空了。

康斯太勃尔曾有一段值得自豪的名言时常为人所引用:“绘画是一门科学,应被视为一种探索自然法则的科目来学习。那么,为什么风景画不能被视为自然哲学的一个分支,并把图画视为实验品呢?” 他对气象的浓厚兴趣,是这一名言背后的扎实基础。 

从他的话中可以看出,在康斯太勃尔生活的时期,实验科学正在改变传统的自然哲学。大众对科学的兴趣开始增长,早在1768年,德比郡的约瑟·怀特的名画《气泵里的鸟实验》便可证明这一趋势。此后,为满足公众的兴趣,一系列的公共讲座应运而生,例如1795年由医师托马斯·加奈特(1766—1802)在利物浦举办的化学讲座。另外,那个时代创建的许多学会也是这种兴趣的证明,包括1788年成立的林奈学会、1826年成立的动物学会,当然,也包括气象学会。 

从康斯太勃尔读过的书,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对科学的兴趣,因为这些书在科学领域涉猎颇深,远不属于能在一个普通艺术家的书架上找到的那种书。他对画出媲美大自然的画的向往,使得他将注意力往乔治·居维叶(1769—1832)、亨利·菲利普斯(1779— 1840)、詹姆斯·雷尼(1787—1867)和吉尔伯特·怀特(1720— 1793)等人的动物学和植物学研究上发展。他也拥有托马斯·加奈特所著的《化学讲义纲要》(1797)和友人乔治·菲尔德(1777— 1854)的论文《色谱法》(1835),说明他对化学也有一定认知。 

康斯太勃尔应该也熟悉威廉·佩利的论点,佩利在广为人知的《自然神学》(1802)里提到,天空乃至世界,能且仅能被太阳的光线从四面八方照明,是因为被大量密集散布的粒子反光到眼球里,它们和空气一样无处不在。他也可能读过加奈特的作品,说地球的大气层如同一个薄而透明的流体,含有氧气和氮以及其他一些能够被分解或悬浮的气体或物质 

自从列奥纳多··芬奇的时代起,光和影就一直是艺术家非常关心的对象。事实上,康斯太勃尔在1796年就愉快地读了达·芬奇写的《论绘画》,他当时才十几岁。而其他课本则包括威廉·荷加斯的《美的分析》(1753),这使他从中观察到构图最大的乐趣,比如画一幅风景画,是因为可以观察到光和影子具有的不同性情和组合1796年,画家约翰·克兰奇(1751—1821)向康斯太勃尔推荐了让·巴蒂斯特·杜博斯神父的著作(1748),其中提到可以从提香和鲁本斯画里的天空,看出意大利和佛兰德斯不同的气候状况。

菲尔德在《色谱法》中把光理解为一种物质存在,是从同时发生或结合的两种超凡的、有电的或原始的物质之中产生的。其中一种物质使光能发光,其功能类似或等同于化学家所说的氧气,另一种物质则使阴影暗淡,作者当时认为是氢。菲尔德对光的理解,和康斯太勃尔从艺术家的角度对户外光线和阴影规律的思考相似,康斯太勃尔把它理解为自然界里的明暗法。他解释道:“明暗法可以被解释为创造空间的能量;我们到处可以找到它,而且它时刻都在自然世界里;无论是在对立面、交界线、光、影、反光还是折射中,都可以见到这种能量。

 

……

 

水彩和晚年,1830—1837

此时,康斯太勃尔的精力全都放在两件事上,一是他的版画集《风景数种》,二是他作为美术学院会员在皇家美术学院理事会刚刚展开的工作。为此,他在1830年放弃了户外写生的习惯,回归到水彩这种比较灵活顺手的媒介,画了一些生动的天空习作,以及一些对去过的地方相对客观的印象。其间一个比较重要的项目,是他最后的六英尺大画《从草甸望向索尔兹伯里大教堂》。这幅作品在1831年第一次展出,还节选了一段描述雷雨的诗——取自詹姆斯·托马斯写的《四季》(1727):

从天堂的脸庞上散掉的云肆意飘荡,一望无垠的天空汹涌地起伏不定, 在目之所及播撒出一片更纯净的蔚蓝。 

虽然康斯太勃尔在他的水彩作品《从汉普斯特德望向伦敦,伴有双彩虹》里展现出了他关于天气效果的专业知识,但他在《从草甸望向索尔兹伯里大教堂》里反常地描绘出了不符合自然规律的彩虹。一般来说,彩虹出现时,太阳的位置会在观者后方,但是在这幅作品里,光线的来源却是右上方。彩虹落在了利德贺街上的约翰·费舍尔家。画家这样画可能别有解释。展览之后,康斯太勃尔继续修改画面,而正如约翰·索恩最近使用太阳几何学证明的那样,在副主教于1832 825日过世那天,可能真的有一道彩虹在康斯太勃尔画的那个位置出现。这说明他是在朋友过世之后才加上彩虹的,毕竟彩虹在基督教里象征着救赎。虽然这幅画受到了令人沮丧的评价,但卢卡斯还是在1834年开始制作它的网线铜版画,这也是他创作的所有康斯太勃尔版画中最大的一幅,且直到艺术家过世的几天前才出版。

《从草甸望向索尔兹伯里大教堂》明显受到了雅各布··雷斯达尔那幅壮观的葬礼画《犹太陵园》的构图影响,在写给C. R. 莱斯利的一封信里,康斯太勃尔把这个悲伤的主题和他临摹雷斯达尔的《冬日》相提并论,来表达他对费舍尔过世的伤感。这份凄凉的心境和他不久之后画的《玉米田间的小屋》里美丽的中午有着明显的对比。这幅画事实上是他1817年一幅画的翻版。早期版本里的天空画得比较初级,和较晚版本里的天空相比差距很大。在1833年展出版本的天空上,可以见到他以戏剧性而富有自信的笔法描绘的云彩。康斯太勃尔以他典型的巧妙手段,把被小屋的影子遮住的玉米田描绘成绿色,而其余的玉米田已经成熟。

在晚年,康斯太勃尔主要的目标是传播他的艺术学说,通过使用《风景数种》里出色的网线铜版画和关于风景画的讲座来实现这件事,讲座分别于1833年在汉普斯特德、1835年在伍斯特,以及1836年在皇家学会举办。他原本希望可以在1837年夏季回到汉普斯特德,继续他观察云彩和天空的习惯。在几幅大作中——比如1829年的《哈德利城堡》、《塞勒姆废墟》和《巨石阵》——有明显的巨大而可以怀旧的对象。其他的作品,包括《从草甸望向索尔兹伯里大教堂》和《纪念碑》是有明确纪念性质的作品。《纪念碑》展出于1836年,是为了纪念约书亚·雷诺兹爵士和乔治·博蒙爵士。它们描绘的都是阴天或雨天,有时候会有一道彩虹缓和景色中的气氛。

格拉哈姆·雷诺兹指出,康斯太勃尔将水彩运用得日益熟练,这对他晚期作品里表现出的轻盈感和闪烁的细节有所帮助,画中的天空有着奇妙的透明感,几乎接近脆弱。这些作品超越了对具体场景的描绘,开始往表现情感的方向推进。康斯太勃尔的最后几幅天景画,显示出他接受了本杰明·韦斯特光和影永远不是静止的说法,也将约书亚·雷诺兹对提香(1489—1576)、萨尔瓦多·罗萨(1615—1673)和克劳德·洛兰风景画的简介铭记在了心中: “就连他们画的天空都和主题很般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北京阅途网站 ( 京ICP备15024768号  

GMT+8, 2019-8-17 23:41 , Processed in 0.15320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